算法或许是塑造「缸中之脑」的工具|文摘#14

近期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更新(主要还是懒),不过我不会荒废它的,这个Blog在我未来的计划之内,我的目标是更新到我退休,所以我起码还有40年的时间去做这件事情。近期事情会比较多,所以主要是以文摘为主了,未来通讯栏目可能会抽时间更新吧。

对了,赛博通讯换了个名字叫传声筒,具体的变化可以点击旁边的超链接查看。

🤔最近有什么好看的?

👇👇👇

GQ特稿记者刘敏:如何成为细节捕手 - 全球深度报道网

刘敏,aka熊阿姨/auntbear,是我比较喜欢的特稿记者之一。如果记者分三六九等的话,能写特稿的记者大概属于金字塔尖的那一拨人。在不准有深度时政报道的中国,写民生故事的特稿记者是最接近「新闻理想」的那一拨人了。

***

🍎苹果不做A/B test

如今,在引领时代的科技业界,有两种思潮。一种是大部分科技公司,如头条、Facebook,相信数据、相信算法,在产品设计或内容上不知道如何取舍,就干脆交给用户取舍,做一个A/B test——A版投放给一部分用户,B版本投放给另一部分用户,然后比对数据,那个好就采取那个方案,逻辑非常合理。这种逻辑背后的预设是「人民群众喜欢,你不喜欢,你算老几?」。另一部分,算了,不是一部分,只有苹果,敢做出「强奸」用户的设计。

我不评价这两种谁更好,但我希望苹果的队友更多一点。因为,作为一个消费者,我知道垄断和独裁是同义词,有选择权才有真正的自由。而且,这种自由不仅仅是我可以选择不同的消费品,还意味着我可以用我手上的钱为我认同的价值观投票。

***

📱知道你离不开手机,所以我们来聊聊这种现代病和治疗方案-声东击西

这一期声东击西的播客又讲到了极简数字主义。这个话题被西方媒体讨论过很多次,可能到人类整体对数字技术有一个全面认识之前,这个话题都要再被翻来覆去讨论很多次。我们现在处在的阶段是我们知道生活不应该被手机(或者说互联网技术)完全掌控,但是我们又无法抛弃技术给我们生活提供的便利——互联网技术已经成为了当代生活的「水电煤」。

这个话题背后可以牵扯出深层次的哲学讨论,例如技术的伦理,也就是技术对生活介入的底线。三位主播讨论的主要是「自己似乎过于依赖手机了」,在这里我想提供一个不一样的角度——媒介技术对人的影响。

最近华为AI拍月亮引起的争议——被算法处理过的月亮到底是不是真实的月亮——就是值得人思考的案例。人类的经验和认识能力是有边界的,当我们使用的媒介工具开始具备一定的「判断力」和「创造力」,并向我们呈现出一个被它「处理过」的世界时,这个世界是真实的吗?这是另一种缸中之恼的情景。

如果华为的案例还可以用「手机摄影就是图个方便」这种话来消解问题的严肃性,那么面对 Facebook 干扰美国总统大选这一事呢?当算法成为把关人将信息呈现在你面前,左右你对总统候选人的看法时,算法就已经开始改造你对世界的认知了。

技术当然无罪,但是当一个技术能够影响上亿人时,作为被影响对象的我们是不是应该站出来做点什么?当你选择方便的时候,你一定要知道的代价是什么。

🐟鲜生辞典

👇👇👇

🗼巴黎综合症(Paris Syndrome):原来指没去过巴黎的日本人对巴黎有过高期望,结果亲身去到巴黎,发现巴黎也有破败不堪的一面,因而感到难受。可以看到某「高级」事物被拆台后的幻灭感。

***

😖同侪压力 (Peer pressure):害怕被同辈人排挤而顺应某种集体文化的压力。例如毕业季,你同学都依依不舍,但是你却对他们并无太多留恋,这时候各种毕业活动的邀约就会给你带来同侪压力——去吧,说不上话好尴尬;不去吧,又显得自己薄情寡义(虽然确实如此)

***

👎不作安安饿殍,效尤奋臂螳螂传说出自明末崇祯朝的大学士杨嗣昌。在镇压张献忠带领的农民起义军时,杨嗣昌写了一首《西江月》送给被包围的张献忠,开头便是这两句 ,意思是:为什么不安安静静的饿死?为什么要螳臂当车?

这句话可以用在「成功人士」嘲讽「失败人士」的语境中,尤其是哪些从困境中爬起来的「成功人士」,他们最痛恨的往往不是哪些欺压过他们的人,而是哪些和他一样想要通过努力改变命运的人。是所谓有背叛阶级的个人,无背叛利益的阶级(大误)


「鲜生辞典」是嘀咕文摘的子栏目,偶尔更新。专门收录那些新鲜又生猛,没准儿能戳到你心坎儿里的词汇。收录范围包括既定词汇,也有当代人民群众的伟大创造。

题图:李志2018-2019跨年演出截图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