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cebook 的企业证书被撤销了,但这件事情反映出了几个大的问题

1月30日晚,TechCrunch的编辑 Josh Constine 在twitter上发了......

2019伊始:聊聊经济下行,老龄化,微信和电影

今天是2019年1月28日,眼瞅着2019年的第一个月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过去了,又发生了很多事情:2018年的GDP终于被「定」下来了;百度又又又有......

当我们谈论微信屏蔽外链时,我们在谈论什么?

微信能打破「回音壁」吗?

观前必读:本期「小声嘀咕」收录时间:2018年12月17日至12月23日。适逢微信7.0版本发布。除开U......

嘀咕文摘#7:围观要是有用,权力就不用制度的笼子关着了

太久没更新了,最近换了一份新工作,去北京出了一次差,还要准备毕业论文,事多且杂,但是这个博客既然开了就不能荒废掉,毕竟一年的费用也有60块呢(^_^)。

这一期的嘀咕文摘我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准备的了,大概历时两个月左右吧,有一些话的语境已经被时间洗刷干净了,但它们即使剥离语境,在这个时代依旧醍醐灌顶,这也是我做文摘的初衷——搜集我们对这个的时代记录反思。

另外,今天是我生日,......

微信之恶

微信在整个产品的逻辑上都是反 Web 的,或者说是反链接的,对于微信来说,Web 就是外部。 你在微信里可点击的任何外部链接都会受到微信的严格管束。微信的公众号对于外部链接更加严格,文章内甚至无法插入外部链接,你唯一的出口是底部的「阅读原文」。而这一条阅读原文的链接,也理所当然的会受到管理。

对于此,微信给出的理由是外部链接有部分是有害内容。这句话的潜台词是:微信觉得自己有权力决定你能看什......